Cheung Leong

(僅提供中文版 only Chinese version is available)

1989年僥倖獲選香港十大傑出學生之一,對自己及當時創校不足十年的觀塘官立中學而言,都是莫大的驚訝和鼓勵。自己的成績並非上上之選,亦從未獲得體育、音樂、數學、朗誦等課外活動之重要榮譽,評審的選擇在於我多年參與義工活動和面試臨場的發揮。獎項並非認同我已有什麼傑出成就,而是鼓勵我繼續對「傑出」有所追求。

四年大學匆匆而過,接著工作,赴美進修MBA,創業,回流管理顧問,成家。十年間,生活精彩,在不同的國度、環境磨練了自己。在「三十而立」的一年卻迷惑了,難道多年追求的傑出就是一份高薪厚職嗎?就是在競爭中勝出的優越感嗎?生活的精彩就是生命的充實和富足嗎?我陷入了深刻的思考,做出了重新追究「傑出」真正意義的決定。2001年底,我毅然辭職,離開了培育我多年的國際諮詢公司,加入了一家中國人的企業。我認為要將自己在美資公司學到的應用在中國人的公司,幫助他們成長。如今想起當時一份年青的傲氣,雖稍缺自知之明,卻也豪氣干雲!就這樣,過了人生十年的迷茫期,我開始了往後十年的探索期。

在這家傳統工業的企業,除了生意,我協助主席創辦了一個教育基金。基金成立至今8年,在新疆地區辦校18所,捐贈圖書館1200間,資助貧困學生上小學、大學,舉辦讀書報告活動等,影響頗巨。今年亦將活動擴展至廣東, 以至越南、斯里蘭卡等地。有一次我代表基金會到新疆一偏遠地區主持學校重建開幕,儀式完了後,有一維吾爾族老漢趨前突然抓著我的雙手,跪下以維語喃喃說了一番話,眼角流下淚水。校長翻譯:「感謝溢達公司的關懷,我們年紀老了,不懂如何教娃娃。你們修好學校,又送贈圖書,還派義工來教導他們。我們從未見過如此細心的公司啊!……」我當場也哭了。傑出不是奪取更多的資源,不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傑出的公司要反饋社區,反饋員工。傑出不單單是一種榮譽,更是一份責任,一份奉獻。

2003年香港,沙士肆虐,我與一群義工朋友去幫助獨居老人洗刷居停。過後我們探討時事,最後一齊創立了三十會。三十會是一青年學習與身體力行的平台,我們透過專家論壇以多角度了解事情,撰寫文章以分享意見,参加組織義工服務以實際走進社區。在多年學習與實踐中,我們又創立了香港社企創投基金(SVHK)。我亦有幸成為股東及董事。

黑暗中對話(Dialogue in the Dark)是歐洲一個成功的社會企業,目前已在三十個國家,聘請了超過6000個視障人士,令失明人士可以培養自信,重投職場。它利用全黑環境作媒介,透過在黑暗中體驗盲人生活的挑戰,製造能啓發人深省的遊覽場館。它最大的社會目標是消除人對盲人或傷殘人士的歧視目光。SVHK協助其在香港成立,由籌劃、執行、管理都積極參與其中。

耆妙人生全民助孝行動(Happy Grannies Elderly Sponsorship Program)是2008年社企創新獎的得獎作品。它結合了兒童助養計劃的概念與本土超過10萬以上的獨居長者問題,目標是建立一個關顧無助長者的網絡及文化—全民助孝行動。「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這群為香港今日繁榮做出了傑出貢獻卻缺乏愛的老人家的確需要我們的關注。計畫以家庭為單位,2-4個家庭分享對一位老人家的基本關懷,每月探討一次,跟進老人的健康居住等狀況。噓寒問暖,讓他們感受到未被唾棄的愛。

鑽的傷殘的士(Diamond Cab Disabled Transportation)是為了老人家及傷殘人士出外的方便而投資的項目。SVHK準備投資第一期5輛特製的的士。這些車均會具有充分設備,安全設施與保險讓輪椅人士能安心乘搭,解決今天大部分相關人士須冒險乘坐「白牌」即無牌經營車輛的風險。計畫至今尚在籌備階段,期望創造一個無障礙的文化與環境,讓更多輪椅使用者能享受社交生活,筆者希望服務能儘快面世。

在所有的項目背後,都有無數無私的義工。這些廢寢忘餐的協作者來自各行各業, 職位有高低,卻一樣的投入奉獻。他們犧牲了可以賺錢、休息、娛樂、家庭的時間,為了幫助其他和他們沒有半點關係的弱勢社群,他們是傑出的!他們的行為是傑出的!

香港傑出學生獎辦了已廿五年,在洪氏家族與梁玳寧小姐的組織引導下,傑生選舉和傑生會的影響與日俱增。更重要的是他們對社會無私的奉獻。傑出並非終點,而是不斷的追求;並非奪取,而是付出;並非擁有,而是奉獻;並非榮耀,而是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