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gar Tung

(僅提供中文版 only Chinese version is available)

當選傑出學生,不是一個階段的總結,而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

記得一九八八年的夏天,我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自薦,把年來學業成績,課外活動及社會服務記錄編制成厚厚的一本資料,通過嚴格的筆試,才能試及最後面試,僥倖當選。當時的心情是興奮中帶著一絲自滿的。可不是嗎?能在芸芸數百學界精英中,過五關,斬六將,脫穎而出,這不是傑出是什麼?

那年我剛滿十七歲,除了埋首讀書,希望進入一件間好的大學外,對身處的社會所知甚微,是一隻井底之蛙。

當選後的一系列活動,包括星加坡之旅,領袖訓練,參與傑生會幹事會籌辦各類型活動,令我眼界大開,在其他傑生身上,我看見自己的渺小。傑出一辭,貫於我身,受之有愧。我立志重新追求傑出。我希望化身飛鳥,翱翔世界,做一個有抱負,對社會有承擔的人!

往後幾年,我取得獎學金到英國進修,畢業後加入香港政府成為當時得令的政務主任。往後轉職投資銀行策劃動輒過億的衍生性產品交易,再到美國攻讀工商管理,繼而創業,一度躊躇滿志。

可惜,公司雖然得到創投基金的垂青,籌募了大量資金,但發展太快,入不敷支,最後不能繼續營運。年輕的我遇上了事業上重大的挫折。

不斷的反思之中,我決心不再好高騖遠,實實在在的幹活。我放棄了主流的投資銀行及策略顧問職位,投身傳統的紡織及服飾行業。我知道傳統行業不足之處,莫過如人材。社會要進步, 行業要進步, 必需有心人投入時間和心事。我希望透過所知所學所歷,對行業作出貢獻。路可能難行,但卻更能帶給我滿足。全靠這股蠻勁,我不覺在這行業打滾近十年。這期間, 生活上未及選擇其他行業來得富裕, 然而,每當看到自己公司生產的衣服穿在別人身上的時候,感覺特別實在及滿足。

這年,機緣巧合,在事業上有了突破,當上跨國公司的行政總裁,管理全球十幾個國家的業務,對我多年來的堅持,是一份肯定。我感到欣慰的是,自己對服裝行業的那份執著從未退減。我明白行行出狀元的道理。傳統行業比專業服務界別,更需要人材。

工作的關係,這些年來我跑遍世界各地,累積的飛行里數足以環繞地球近百圈!年青時翱翔天際的夢想實現了。夜航的機倉, 萬丈的高空,我回想起這些年來的得與失,我慶幸上天對我的眷顧,我有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美滿的家庭生活,夫復何求?

爸爸最近患上癌症,卻把全家人緊緊的扣在一起。我明白家庭比什麼都重要,要論「傑出」之義,家庭為先!我想到父母當年放棄在中國大陸穩定的生活,把哥哥和我帶到香港,一切重頭開始,母親更放棄了工作,全情投入家庭主婦的事業,目的是要哥哥和我讀好書,做好人。現在身為人父,切身處地,就更加明白父母當年的苦心。在我的眼中,爸媽為家裡付出一生的辛勞,是最傑出的!我不敢奢望比爸媽做得更好,只望孩子們能在好的環境下長大成人,對「傑出」有所追求,對社會有所貢獻。

從當選傑出學生至今,廿載匆匆而過。我深明獅球教育基金會舉辦傑生選舉的真正意義,是鼓勵我們不斷進步,在每個階段中不斷追求傑出。我多年來營營役役,為事業,為家庭,努力不懈,但願無負當年傑出學生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