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a Pang

(僅提供中文版 only Chinese version is available)

我小時候家住位於上水的村落,家裡經營熱帶魚養殖生意。鄰居多種田,也有養豬、養雞的,一片鄉土氣息。我的幼稚園和小學時期,都在寧靜的鄉郊度過。當時我在家附近的鄉村小學讀書,名字是「博文學校」,每天由家步行上學都要花上半句鐘。這所鄉村小學的可愛之處是學生人數不多,每級只有一班,於是同學與老師之間的關係都相當密切,同學都得輪流當值日生,上課前打掃班房,漸漸地我對校舍都有一份感情。

為了協助父母打理魚場,我在上學前都要在家幫忙,工作主要是為魚缸換水。那時候我最喜歡玩水! 當時精打細算的媽媽為了幫補家計,又會到村口的絲花廠接下穿絲花的工作。媽媽把材料帶回家中,這時家裡就搖身一變成了一間小型山寨廠,一個婦人幾個孩子埋頭苦幹的在穿絲花。當然我在課餘的時候都得幫忙,這工作真的平淡刻板。即使媽媽以勤工獎作誘餌,我好幾次都因為貪玩,在只差完成十數朵花兒便有額外獎金的情況下按捺不住沉悶而放棄。媽媽也公事公辦沒有發放獎金。在大約六歲的時候我剛學會騎自行車,媽媽就把運送絲花製成品到工廠的任務交託給我,所以我在小小年紀就騎著車四處闖盪了!

八十年代,我家搬到沙田的公共屋邨,於是我便到了沙田住所附近的小學上課。後來我的中學以及大學生涯都在沙田區度過。搬家的初期, 在週末我經常要隨父母到上水魚場幫忙。同時弟弟剛入學,媽媽為了幫補家計又在工餘時另外找來兼職,所以我又得肩負起照顧弟弟之責任。許多時候媽媽趕工加班,我就負責燒飯。大約一星期兩、三天我又會替鄰居的小孩當補習老師,賺些零用錢。印象中,兒時爸媽是沒有假期的,每天都得工作。我也跟在父母的身邊幫忙各樣的事情,所以也可以說,當時我也是每天都在忙呢。升上了中學學業越來越繁忙,每天晚飯過後,我便跑到屋邨的自修室溫習。那段日子幾乎都是不間斷地每一天下課之後便用上數小時溫習。晚上家人都入睡了,我還是挑燈夜讀。學習雖然是刻苦,家務也是繁忙,可是我都欣然面對,現在想來過程中都得著不少,學業成績也算不錯。中學時期,課外活動多采多姿。朗誦、話劇、合唱團為我帶來站台的自信。田徑、羽毛球的鍛練更練就了堅毅的精神。另外基督教信仰的薰陶,以及義工服務的影響,都在我心中建立起一份正義、良善、樂善好施的情操。

中五那年我只是專注於準備會考,沒想到校方居然推薦我參加傑出學生選舉。這個獎項從此為我的生命帶來改變。沒想到我這個來自邨,毫不起眼的學生,竟可以和市區名校學生看齊。這班新相識的朋友臥虎藏龍,當中有尖子、有狀元、有的拿獎學金到外地升學、有的成為中大暫取生, 中六課程後便輕輕鬆鬆入讀大學。認識到其他傑出學生的確擴闊了我的視野,對我將來的學習都有不少影響。中大的傑生朋友,幾乎全都參加了交換生計劃,有一年到海外留學的機會。我入讀中大之後,在大三那年也到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成為交換生。那一年的海外留學生涯,讓我眼界大開,回味至今。那時可算是人生最燦爛的歲月,在地接觸許多新事物,認識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還要獨立解決生活各種問題。當然還有做背囊友, 四處去旅行。這各種各樣的新奇經歷,對家境不大富裕的我來說真是難得。

大學畢業之後,我當了兩年社區組織幹事,負責人權工作,為低下階層市民爭取福利以及推動改善政策。入職不久更隨民間組織參與聯合國於瑞士日內瓦舉行的人權聽証會,在會議上提交報告,令回歸前後的香港人權問題受到國際輿論關注。當時的經驗使我對國際間的會議流程、安排有所認識。從事人權工作讓我接觸到更多有關法律的知識,同時使我對追求社會公義有更深刻的體會。後來因緣際會,我加入了現在服務的機構——廉政公署,擔任反貪污調查工作,服務期間更有機會到海外受訓和派駐英國警隊工作。

傑生的獎項,帶給我的不只是能力的肯定和嘉許, 也讓我擴闊了眼界。加入傑生會使我見賢思齊,對往後的學業、事業都有很正面的影響。在良師益友的鼓勵下, 我學會更堅持信念。相比其他傑生朋友, 我的學業成績並不是最出色;而我現在的成就,也不是最突出。不過我能憑藉自身的努力,不屈不撓的精神,成就今天的自信,也是一點可以引以為傲的事情。我希望藉此鼓勵有志的年青人,個人的出身並不等於是生命軌跡的全部。我們都應學習在窮困中不卑不亢,在失意時不輕言棄,在得意時不忘施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