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my Chan

(僅提供中文版 only Chinese version is available)

20年前,香港傑出學生協會成立5周年,當年我出任會長,印製了一本名為《傑生背後》的回憶錄,採集了一眾傑生的一些故事,一些心底話。那時候電腦繪圖不流行,我用漫畫手繪了封面。

能當上會長,得來不易。我前後參加了三次選舉,中三那年我在第4屆傑生選舉獲取前20名,但到第5屆前20名止步後才加入傑生會(所以我的編號是0517),直到中五會考前夕才成功被選為第6屆十大傑生學生。同年我出任傑生會會長。

參選傑生是一個很難得的成長歷程:從原本的驕傲自大, 到學會謙卑、凡事欣賞、Auntie Doreen見証了我的成長。

參選傑生,過五關斬六將,踏上頒獎台上,是一個對過去努力的肯定,同時是漫長人生的又一起點——就在這時候,我碰上了成長危機,從那一刻開始,我知道我以後的路並不易走。

在《傑生背後》, 我把20年前那一刻的感受寫了下來。其他的傑生朋友字裡行間都自然而然地沾滿陽光和朝氣,但我引用了當年梅艷芳退出舞台時那首「回頭已是百年身」的一句歌詞:

……人還能承受多少傷口……

那時候,因為有個淌著血的傷口,字裡行間,多少都沾上一些烏雲和晴雨。

其他傑生,會繼續升讀中六,然後往外國著名學府完成學士、碩士。我的路,中六下學期便退學了,是神秘地退學,連糾察隊隊長一職也一併辭退, 班裡沒有同學知道原因。

Auntie Doreen知道。

你只會把心底的話告訴你信任而他又著緊你的人。Auntie Doreen是其中一位。她亦師亦友,從不會高姿態的指你東、教你西。她會伴著你,時而前、時而後、時而靠近旁,又會在適當的時候站遠一些,好讓你有你的空間,但又不失方向。最重要的是你知道你不是孤獨的一個人,她就在一處,緊張你。

早於初中, 我已醉心建築。美國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給了我獎學金,但在海外升讀五年建築系絕對不菲,家裡無法支付。於是接著一年半, 我在富麗華酒店當電話接線生,一人返兩更, 一天工作16小時,努力賺取學費。那時候還年輕,有理想有目標,自然有衝勁,捱得到。後來遇到一位好心的富商給予獎學金,終於可以前赴美國讀建築了。

富麗華酒店總經理的秘書是Auntie Doreen的好友(她的人緣可真滿遍天下),我賺錢讀書的故事給她傳到總經理室內。離職前總經理私人設飯局與我二人共膳,酒店一哥跟小小接線生作薦行成為酒店上下一時佳話。

Auntie Doreen很替我高興,請我吃飯薦行,問我喜歡吃什麼。我說:「日本菜吧!」現在才知道,別人請食飯,是仇人才會屈人請食日本菜!

來到日本餐廳,以為是堂座,但卻看不見Auntie Doreen。詢問侍應生後給帶到一個私人包廂,除了美味的魚生刺身,她還給了我一封大利是祝願我路上平安。利是是中國人獨有的傳統文化,是一種長輩對後輩表達關愛的表徵。認識Auntie Doreen的人都知道她鍾情給利是,因為她實在愛身邊的每個人。

94年8月6日,我於啟德機場啟程往美國。同年10月,我退學回港了,是因為家庭的財困,也因為成長危機。身邊的朋友都不約而同的質疑甚或怪責我的決定。回港過了半年多,我被邀請出席傑生交流營, 那是第一次跟Auntie Doreen再碰面。在營裡她正在台上主講一個講座,我剛步入講室,她停下演說,上前跟我擁抱起來。

她哽咽著:「很擔心你呢!」
我哭著回應:「我很好,別擔心!」

Auntie Doreen沒有多過問,因為她很相信我的決定一定有我的原因。她最掛心是我在情感上還能撐過去嗎? 當你關心的人做了一般人認為不應該的事,你要做的不是急於問他為什麼,而是關心他刻下的感受。Auntie Doreen身體力行讓我學會,不單只看行為,而要看行為背後的動機;不單只看動機,更要看動機下的感受。

在港要完成A-Level考試才能考入港大建築系,我選擇報讀夜校中六中七,在那裡我認識了我一生中第二班最好的好朋友。以往讀名校,絕大部份的同學都家境富裕。但草根出生的我,反而跟同樣草根出生的夜校書友談得來。在那裡我試過生平第一次走堂、第一次放學後食宵夜,在街上聊天至天亮。那時候我信了主,並順利考入港大建築系。

港大讀建築,就只有建築,課程不涵括通識、人文科學等。建築之美在於以人為本,是人與環境、空間的互動美學。除了對環境科學和物理的認識,人文科學的掌握和探究同樣重要。盤算過修畢一年港大建築才申請轉讀中大建築,還是現在退學再以聯招考入中大來得更有把握,我選擇了後者,也節省了要額外支付的一年學費。

沒有讀書的大半年,我在弱智成人訓練中心當社會福利員。其間為要重讀的夜校好友補習,最後他們成功考獲目標的成績。

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我也順利入讀中大建築系,一切如計劃的進行,選修了心理學和社會學的課程。但一年最大的轉捩點現在才出現:

三個月後,我接到神的呼召。

在一個敬拜美會上,祂一而再、再而三地用盡台上的每一位講者去呼召我: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十二:1-3)

A-Level成績單上沒有化學這一科, 是報考醫科必須的要求。那時候是十一月尾,距離4月2日的化學考試只餘三個月。但我很清楚神的呼召,於是我退學中大建築,用3個月時間自修兩年的化學課程,結果在神蹟中我考獲A1成績,順利考入港大醫學系。

「神的恩典夠我用。」

讀醫的5年(另加一年實習)不易過。比同班同學年長5歲,在「3年一代溝」的情況下,溝通相處上始終難以契合。記憶力無可避免的比以前差,而家庭的財困加劇,所有的學費、書薄費、生活費等除了政府借貸之外,要當5份補習工作才能應付。時間少了,能力遜了,便要多花幾倍的意志和努力。神應允過: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縱有再難行的路,祂都帶領我跨過了。

2003年沙士襲港期間,我醫科畢業了。

雖然這些年來,一直忙於學醫,沒有跟Auntie Doreen聯絡上。後來媽媽告訴我,在我讀醫的最後一年,Auntie Doreen曾致電我家,跟媽媽建議把一筆金錢「暫存」給我。原來她一直把我的事記掛著,知我家缺錢,暗地裡想作一些幫忙。

當你遇過困難和黑暗的日子,才會知道如何伴著正在困難和黑暗中的人。當你曾經受恩惠和被關心,才會有感動去關心別人,給予恩惠。以生命影響生命。

Auntie Doreen雖然離開了,但每個曾接過她的利是、跟她擁抱過的人,都會自然而然的懂得從心底去愛別人,去延續Auntie Doreen的善愛。

寫這篇文章時,我仍處於人生較低處,成長危機未過,家庭財困還未解決,心裡仍有淌著血的傷口。但我未忘當年呼召中神的應許:「你要離開本族,地上的萭族都要因你得福。」我心裡有著這樣的一個夢想:

「家•診所」"Home Clinic"

Auntie Doreen會明白我的夢想,因為在她對那些弱勢社群無私的關愛中,我學會了如何愛認識的人,更要愛不認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