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rick Lee

(僅提供中文版 only Chinese version is available)

傑出學生, 當年在我心中是一個高高在上,遠在天邊的稱謂,竟然與我發生關係,可真不可思議!

我是一個典型屋邨仔,家住油塘,就讀鄰區藍田的聖言中學,雙親也只有小學程度。二十多年前,聖言中學甚少參與聯校活動,而剛升讀中五的我也只是在初中數年參與和另一觀塘區中學合辦的義工服務計劃,與外界接觸有限,自知閱歷不多。偏偏天生好奇心強, 喜愛求真探索,興趣多多 ; 雖為文科生沒上校內電腦課,但對電腦沉迷,閒時專攻電子佈告欄系統(Bulletin Board System),與本港和外國電腦迷相交 ;BBS可視為今天網上討論區的前身,是在互聯網時代之前個人通過個人電腦和語音電話與其他用家交流聯繫的網絡平臺,在八零年代來說,可算是走在網絡科技應用最前線。

正因為這份強烈好奇心,驅使我參加「傑出學生選舉」, 希望打破框框, 看一看外面的世界。猶記得報名當天,已接近截止日期,加上當時一般屋邨社區對這創新的學界選舉並不熱烈,藍田社區中心職員,早把傑出學生報名表棄於垃圾桶中,而我便是用從垃圾桶中檢回的表格報名,這一趣事在二十年後的今天依然記憶猶新。

「傑出」一詞在我當時而言,是「人所共知」的突出意思,包括學業成績超卓、課外活動有出色表現、名校生等等,即在傳統主流之中得到成功認可。以此定義,自問還未達標:校內成績優異,但從沒考獲全級第一第二,也沒有甚麼出色的運動音樂演講才能, 當選原因不明。 事實上, 當日參選者水準之高, 令屋邨仔的我自愧不餘。若然必要找出原因,我想會是自發性求知、堅持努力和「不怕送死」的精神,贏得評判團鼓勵嘉許,「傑出勇氣大獎」反而更適合我吧。

獲選「傑出學生」鼓勵我進一步離開熟悉的環境走出去。中五畢業之後 ,「過海」到皇仁書院升讀預科,離開家庭到中文大學寄宿,也曾到海上學府和美國中西部小鎮作交換生,在自由開放的環境下,體會不同文化,接觸包括哲學的不同學科,探究與以往想法有衝突的觀點和理論,豐富了視野思維之餘,開始對主流價值觀有所反思。畢業後的工作把我帶到國內不同省份、外蒙古、東南亞、歐洲和美國作數周至數年的停留,其中在哈佛商學院兩年學習,及在保守的美國得克薩斯州和在文化熔爐的大紐約四年工作尤其大開眼界 。今天回看「傑出」別有一番體會, 感覺不再那麼「人所共知」。

我想「傑出」是指在某一領域,與大眾有很大不同, 而且是正面的不同。這看似簡單的定義,可有幾個不明顯的含義。

首先,「某一領域」不限於社會上既定俗成的金錢、銜頭和名望,也包括多元社會中其他範疇。任何人都可以傑出,只要他有挑戰現狀,跨越向前的勇氣和毅力,一個精於烹飪的家庭主婦,一個醉心漫畫創作的青年,一個棋藝精湛的老伯,各自為自己的興趣努力經營展現傑出,絕對不受學歷和背景限制。事實上傑出的領域可以是結果,但也可以是付出和拼搏的過程。

其次,「與大眾有很大不同」,一方面意味不平凡,另一方面意味遠離群眾的壓力。傑出的道路可以是孤單的,在追求傑出的過程,有時需要遠離群眾公認的共識和智慧,做群眾不一定認同的事情,當中不免承受批評甚至嘲諷,所以自身的堅持和勇氣是很重要的。社會的前進,靠的不是群眾的平均智慧,而是走在群眾前面的,把平均拉上去,使今天的前面成為明天的平均。

再者,何謂「正面的不同」,在某些情況下較容易定義、較容易有共識, 但有時卻來得不明顯, 或是在短期內不明顯, 以致旁人或追求傑出的個人, 不一定清楚這刻可是「傑出地好」還是「傑出地壞」( 如果有「傑出地壞」一詞)。所以自身堅持之餘,也要時刻反思自己是在辯論中正確( 「好」) 還是錯誤(「壞」)的一方,並有隨時打倒昨日的我改投正確一面的勇氣 。

我近年從事專業股票投資,為客戶增值,追求傑出的財務回報,有時需要遠離同儕的共識和智慧,忠於自己的判斷,擇善而固執,過程中也需不斷反省;遇上市況與我反向而行的賠錢投資,要判斷應該止損以防一錯再錯,還是堅持以免在成功之前半途放棄,在當下判斷是前者或是後者非常困難,往往有待長時間甚至事後才知道答案 。投資領域如是,在公共政策和社會運動上也每每如是。

最後,正因各人在多元領域對傑出的追求,才造就社會的豐富多姿,正因有志者擇善而固執走在群眾前面,才造就社會的進步。在某些領域追求傑出的好壞對錯非一時三刻可確定,所以人與人之間互相包容、尊重理性討論是非常重要的。

我是一個喜愛求真探索的人,正因為這顆強烈的好奇心,推動我每天積極向前。

願與大家共勉之,為自己,為社會,人人也享有追求傑出的權利,只要你願意付出與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