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a Tsang

(僅提供中文版 only Chinese version is available)

人總愛在特別的日子緬懷過去, 展望將來。在我答應傑生會二十五週年特刊邀請,寫自己對何謂傑出的個人感想之後數天,我的人生發生了一個重要的改變:我的兒子比預期早了來臨這世界。本來這可以是一個很合理的藉口去推卻邀請,但後來我再想,這不是難得的機會讓我寫作嗎?剛為人母,腦海自然充滿着如何培育下一代的理念,也難免會回顧自己成長的過程。傑生會在這兩方面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培育「青苗」的宗旨亦正正反映了我此時此刻的思緒。

我首次接觸傑生會是在中三那年暑假參加其主辦的夏令營。那時只是想試試離家宿營的自由,絕非認為自己是「傑出人士」。我自問非能歌善舞之輩,亦非體壇之星,實在沒有什麼特別專長。宿營期間我們分成小組,各組有傑生會的「哥哥姐姐」組長帶領組員參與各式的活動和講座。他們既充滿活力,也着重思考。自信而不驕傲的態度令我最為佩服。認識梁玳寧女士,瞭解她的奮鬥故事,令我深深明白不一定要「天才」才能夠「傑出」。憑着信心,加上善於人際關係, 建立友誼比天賦的本錢往往更為重要。其後自己獲選為傑生一份子,並有幸成為會長,不但大大擴闊了我的人際網絡,亦加強了我發揮自己的信心。

高中數年,這份自信心漸漸演變成一種追求完美的壓力。我想這本來是好事。難道盡善盡美不是眾家長對子女的期望嗎?報考大學時選修建築設計,並不是從小立志當建築師,興趣大概源自一種不斷力求最好的意志。設計可以有無限的方案,而沒有一個可以令全世界認同,甚至沒有一個是設計者本人感到是完美的。

告別中學校園時,各老師的訓勉使我有點意外。他們沒有祝我未來可以飛黃騰達,光宗耀祖,成為什麼名流。而是說希望我可以接受失敗,從小接受教育的環境都是以「考第一,拿滿分」為目標,我深思老師的說話後明白他們不是給我不努力的藉口, 而是支持我可以應付人生中更大挑戰。赴美升學,我接觸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傑出學生,明白「一山還有一山高」。面對競爭,自己固然受到激勵全力以赴,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容許不完美或達不到期望的情況發生時,自己不會氣餒或嫉妒他人更勝自己。

在人生不同的階段,不論男女,我們都會面對各種的責任。肩負着傑出學生的「名銜」。我們自然希望可以做到最多也做到最好。現實中我們可能發現要從「最多」與「最好」之間作出取捨。家庭與事業之間的平衡是每個剛迎接新生命的父母要面對的問題。聽過不少人對這方面的理論,一位工作上的前輩說得最坦白,他說:「你只可以同一時間做B級父母及B級的僱員。」這好像是對自己降低要求,但細想一下,要一個習慣了追求完美「A」級的人接受這點,絕對需要一些勇氣和適應,然而這樣我們便能迎接更多人生帶來的挑戰。

能夠有自信而不自大,追求完美但可以從瑕疵中學習,發揮個人天資也着重人際關係。這是我回顧自己過去十數年的成長以及與傑生會的緣份所領悟的一些體會。希望藉此跟眾親愛的傑生共勉之。